故事

某个场景。

天后要带她回天界,她不愿意发生了争执。我正躲在墙后清楚地听着一切。
到后面,她不想再说什么任性地跑了。我主动走了出来,面见天后,说了些“每个人可以追求自由”的话。天后先不追究,暂时放手。
我知道,并不是我的话打动天后,而是天后爱自己的女儿,凡人的理念在她看来只是一些幼稚的儿话。
我来到一个仓库间,我知道她一定藏在这休息。我把一张纸片对折放在桌子上的剪刀旁边。我找到了她,她正裹着麻袋小睡。她半睁开眼乏力地对我说,她需要离开这里。
我背着她走在山间的马路上,两边茂盛的树丛里开着杜鹃花。她下巴搭在我左肩上,脸颊偶偶触碰。
我问她:“为什么给我和某些人一张纸?”
她直率回答道:“为了比较。”
我内心叹了口气,点了点头。说道:“也是,人活着就是竞争,有竞争就有比较。”
不久,我们到了目的地,一所大别墅。她下来我扶着她走。她要走长满花的小道。我在地上捡起一颗松果大小的果实。她问这是什么?我说这是一种无名树的果子,成熟后是能够吃的。我打开果实,里面的果肉还是透明里带青,显然果实还没有成熟。

——— 《不会遇见你》

abc